中国时报社论总统府羞辱了民众知的权利

2020-04-27 15:07:52 来源:保健知识大全265人评论

中国时报25日社论--总统府羞辱了民众知的权利,全文如下:

 如果不是民间团体向总统府申请提供「执政决策协调会议」的会议内容被拒,如果不是总统府回应此会议「採餐叙方式举办」,并无製作会议或录音纪录,我们都还不知道事态竟有这般严重!重大决策竟然用轻率的形式拍板定案,既不留纪录,也不想让人民知道,一个嚷嚷要谦卑的政府,竟如此傲慢!一个自封为开放政府的执政团队,竟是这般封闭!

 「台湾守护民主平台协会」是在上个月向总统府申请提供自10月3日起,由蔡总统召开的「执政决策协调会议」及「跨院际政务沟通协调会议」相关内容。民主平台表示,这项请求是为促使人民公平利用政府依职权所做成或取得的资讯,增进民众对公共事务的了解、信赖及监督,促进民主参与,以落实「资讯共享」及「施政公开」的立法目的。该协会也表示若内容涉及祕密或禁止公开,总统府可列为国家机密并限制或禁止公开。讲实在话,这个要求不仅合理,而且正当,毕竟一个昔日在野时动不动就指责别人是黑箱作业的政党,今天不是该用更开放的态度来做示範吗?

 民主平台所要求提供的会议内容,其动机也完全可以理解。毕竟从今年10月初蔡总统设置这个决策机制以来,已经有不少重大政策都是从这里送出去,直接就交由行政、立法部门执行,如一例一休、年金改革、兆丰案、陆生纳保、老旧住宅更新等等,这中间没一桩是有涉及到重大国防、外交机密,却也都有涉及到人民的重大权益,为了知的权利,民众本来就有权利要求进一步理解这些决策,到底是哪些人最终拍板的,到底是怎幺做成的,讲得再直白一点,蔡政府本来就有公布这些决策过程的义务。

 耐人寻味的是,这幺重要的会议,怎幺可以没有「製作会议纪录或录音」?怎幺能够说出「倘有需要,建议查询媒体相关报导」这样的话?前一个议题非常严重,当年美国白宫椭圆形办公室若是没有录音纪录,也就不会有后来的水门事件,尼克森也就不会下台。换言之,作为民选的总统,所有在办公室的言行,全部都要留下纪录,这是做民选领袖最起码的义务,除非只想做个虚位元首,如果要管事,要做重大决策的拍板者,就要留下所有纪录,何时能公布则是另一个问题,至少不能推说没有纪录。

 要知道,许多人对总统府内设决策协调机制存有诸多疑虑,因为在现行宪政机制上,总统府本来就不是决策的核心,今天大家对行政院与立法院的决策机制放心,除了它是《宪法》上的权责单位外,最重要的是它够透明,哪怕是再敏感的决策争议,在公报中都找得到纪录,也都找得到该负责的对象。当然,要民选总统完全自外于行政、立法机制,实务上做不到,也没有必要。过往历任总统多半透过政党的机制来解决,如果一定希望透过总统府作为最终的决策平台,也不是不可以,但前提必须是要透明,是不是以餐叙方式举办倒是无所谓,但不能说完全没纪录。就如同民主平台所提示的,至少历次会议纪录、出席人员姓名、职称、签到表、讨论议题、提案及表决内容等,都该有个纪录吧?如果只是吃个饭,就把重大决策全拍板了,什幺起码的纪录都没有,只要民众去找媒体报导,这不只是在逃避责任,根本是在羞辱民众知的权利!

 试想年金改革决策,引发那幺多民众上街头抗议,不论是支持还是反对的民众,都有权利知道谁该为这个政策负责!同样地,「一例一休」的决策引发了那幺多的肢体冲突,那些绝食多日的抗争者也该有权利知道,到底这个决策是怎幺拍板的吧!民主平台要求蔡政府公布「执政决策协调会议」的会议内容,并不是找蔡政府的麻烦,恰恰相反,这个团体正是在践履蔡政府所标榜的「开放政府」理念,蔡总统自己曾说过:「我的政府不只会沟通,我还要要求它要公开透明!」民主平台就是把蔡总统这句保证当回事,才会提出申请。总统府发言人的说辞,如果是有误,就是陷蔡总统于不义;如果是真的,那就是蔡总统违背自己的诺言了!

最新图文推荐